近日,涂鸦智能公布了截至2023年3月31日止季度业绩,实现营业收入3.26亿元,同比减少14.17%,实现净亏损1.45亿元,亏损幅度同比收窄61.70%。尽管亏损有所收窄,但从2022年以来收入持续缩水的业绩表现却并不能真正安抚投资者。6月8日一季报发布后,涂鸦智能美股下跌0.2美元,跌幅达9.62%。

曾经作为“全球AIoT云第一股”先后登陆美股与港股的涂鸦智能有着无限的想象空间,但上市后涂鸦智能的股价表现却并不尽如人意。涂鸦智能的美股发行价为21美元/股,但经过了近一年的漫漫下跌,目前股价仅为1.98元/股,曾经的近千亿市值已经蒸发了超过90%。2022年7月涂鸦智能以双重主要上市方式登陆港交所,发行价为19.3港元/股,但历经近一年的波折之后目前股价为14.96元/股,已经多次跌破发行价。

曾经实现过较快业绩增长的涂鸦智能在2022年急转直下, 连续5个季度收入缩水,尽管实现了亏损的收窄,但却是在裁员与严控费用的前提下,公司未来的产品竞争力与业务开拓是否受到影响仍是未知。此外,在物联网云平台行业接连出现关停、对外出售的行业现象同时,涂鸦智能的客户群体流失也并非个例,商业模式本身能否跑通或将存疑。

连续5个季度收入缩水 亏损收窄靠着裁员、严控费用勉强实现?

涂鸦智能是一个物联网云开发平台,包括物联网PaaS和SaaS,其中物联网PaaS产品连接了品牌方、OEM以及开发人员,向其提供通用的软件基础架构、软件和开发工具,使其能够在平台上对智能设备等进行开发、管理和升级。同时,涂鸦智能也向其客户提供SaaS解决方案和基于云的增值服务等。一直以来,物联网PaaS是涂鸦智能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可以看出,2022年以前在物联网的整体迅速发展下,涂鸦智能也实现了较快的增长。2019-2021年,涂鸦智能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7.38亿元、11.74亿元与14.50亿元,2020与2021年分别同比增长了70.03%与67.94%。

但2022年以来,业绩表现急转直下。2022年Q1-Q4涂鸦智能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51亿元、4.20亿元、3.20亿元与3.15亿元,分别同比减少2.72%、26.12%、47.40%与39.59%,四个季度无一例外全部负增长。

而从公司最近发布的一季度业绩来看也并未有所好转,实现营业收入3.26亿元,同比再减少14.17%。

在盈利方面,涂鸦智能依然没能扭亏为盈。2019-2022年,涂鸦智能实现净亏损分别为4.92亿元、4.37亿元、11.18亿元与10.18亿元,同比变化分别为5.06%、-162.17%、16.67%。2023年一季度,涂鸦智能的亏损幅度再度收窄,实现净亏损1.45亿元,同比减少61.70%。

收入接连缩水、净亏损却实现收窄的背后是涂鸦智能在过去一年中严控费用。2022年,在销售毛利率没有较大幅度变化的情况下,涂鸦智能的研发费用、销售费用与管理费用分别为10.09亿元、3.88亿元与4.70亿元,其中研发费用与销售费用相比2021年同期明显减少,同比减少9.18%与19.33%。2023年一季度,涂鸦智能再进一步压缩费用,其中研发费用仅为1.93亿元,同比去年同期减少了41.1%,销售费用0.70亿元同比减少32.9%,管理费用1.15亿元同比减少6.9%。

严控费用的背后意味涂鸦智能在过去一年大规模裁员。2022年初涂鸦智能就曾被爆出裁员近千人。2021年年中,涂鸦智能的雇员人数曾超3500人,但截至2022年底,雇员人数锐减至1835人。据一季报显示,涂鸦智能的研发团队较上年同期同比减少46.9%。

裁员与严格控费的确让涂鸦智能实现了亏损的收窄,但减少研发和营销投入又是否会影响公司未来的产品竞争力和业务的进一步开拓?靠着裁员、严控费用等收窄亏损并非长久之计。至少从营运方面来看,涂鸦智能的存货周转天数在持续升高,2020-2022年分别为99.64天、108.34天与163.65天。

客户流失近10% 行业关停潮下商业模式是否存疑?

2022年及之后涂鸦智能收入明显减少的直接原因是因为其主业物联网PaaS业务的急剧减少。2022年涂鸦智能的PaaS业务实现营业收入为10.65亿元,相比2021年同期的16.66亿元同比减少了41.49%。涂鸦智能表示是主要是由于客户采购时变得更加审慎保守,由于全球通胀加剧继而削弱了消费者可自由支配的支出等,预计下游仍需要时间消耗。

而在这背后,是涂鸦智能的客户持续流失。

截至2022年底,涂鸦智能的物联网PaaS客户约为5100个,而2021年底时还有5500个,一年的时间内流失400个客户。而在优质客户方面,2022年底其优质客户数量为263个,贡献了81.7%的物联网PaaS收入,而对比2021年,优质客户的数量为311个,贡献收入占比为88.6%。净拓展率DBNER(反映客户扩大对平台的使用及从现有客户中产生收入增长的能力)从2021年底的153%降至2022年底的51%。

换句话说,伴随的客户越发减少,涂鸦智能的物联网PaaS业务的“开源”根基几近动摇。

而放眼当前的物联网平台行业来看,即便是互联网巨头参与,但在这一商业模式难以跑通、乃至关停的企业也并非少数。

2022年8月,谷歌Cloud IoT Core宣布将于一年之后的2023年8月16日关停。尽管谷歌没有对关停做出更具体的解释,但从2017年推出后运行5年的时间以来,谷歌Cloud IoT Core或许并未给谷歌带来如期的收益。在这之后,博世、IBM云以及爱立信也相继宣布将在未来的节点关停或者出售其物联网云平台业务。

而在国内,优刻得物联网UIoT公有云计划、阿里智能云物联平台也在2022年相继关停。

结合涂鸦智能收入缩水、客户流失与行业现象来看,物联网云平台的商业模式是否能真正跑通或将存疑,更不用说需要部署在他云之上的涂鸦智能在成本方面仍然受到牵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