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了么,何去何从?

时隔不到1个月,有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方面仍在洽谈收购饿了么,不过尚存两个分歧点:收购价格和饿了么团队去留问题。

1月15日,饿了么再次坚决否认了这一消息,表示“完全没有的事,完全是谣言”。抖音相关负责人则对此回应称:“没有这个计划。”

熟悉的剧情重复上演。2023年12月中旬也曾有消息称,抖音集团将以70亿美元价格收购饿了么,但随后双方均公开否认了这一消息。

虽说再度辟谣了被字节收购,但饿了么还是又一次被送到了聚光灯下。

2018年4月,阿里联手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饿了么,经过6年的磨合,如今的饿了么已经成为阿里在本地生活业务上的重要支点。

与此同时,随着市场局势变化,本地生活赛道硝烟再起,不但抖音攻城略地势头不减,快手、小红书、京东、拼多多也各有动作,在此大背景下,饿了么如果有什么大变动,对整个本地生活的影响都不容小觑。

现在,已经走到了阿里决定饿了么去留的节点了吗?

饿了么:阿里切入本地生活的重要触角

相比之前,饿了么如今的业绩表现已经有所复苏。

根据阿里2024财年第二季度财报,这一季度,本地生活集团收入同比增长16%,订单同比增长近20%;饿了么延续经营效率提升的趋势,本季度经营亏损持续同比收窄,同步带动本地生活集团经调整EBITA(经营损益)收窄至25.64亿元人民币。

近两年,饿了么在营销上有所创新,推出了“猜答案免单”活动。公开数据显示,2023年有超4000万人次参与免单答题,而参与免单活动的商家超过150万家,参与商家规模是2022年的2.5倍。

虽说这些依然没有改变饿了么在本地生活赛道略显尴尬的市场地位,但对于阿里而言,很难说饿了么价值下降了。

互联网分析师张书乐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饿了么目前整体落后于美团,但对阿里而言,依然是它切入本地生活的一个触角,“可以作为一个战略布子,为后续本地生活领域‘重新开张’做一个支撑点。”

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拥有饿了么,阿里在线上线下就有“进可攻,退可守”的战略机会。

“进可攻”很好理解,便是在本地生活领域与美团等竞争对手继续掰手腕,而所谓的“退可守”,在张毅看来,便是即便阿里在电商业务上无法再突破,饿了么也可帮助阿里在本地生活上有一些战斗力。

不过,张毅提到,在阿里系内,饿了么也比较尴尬。在本地生活领域,阿里旗下还有盒马、高德等业务线,如何协调不同的业务线,也是阿里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

根据近日的市场传言,对于收购饿了么,字节的出价是70亿美元。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饿了么的价值并不存在一个客观标准,高低取决于它对各方具有的不同估值参照。在沈萌看来,饿了么虽然业务模式简单,但其产生的数据价值巨大,而且流量充沛也可以转化为潜在的收益,“至于买卖双方的价格差异,则是谈判策略。”

张毅也对记者表示,饿了么的价值不能以2018年阿里对其收购的价格进行上下浮动作为估值标准。他认为,饿了么的价值需要视市场的可能空间而定,以市场容量作为价值,“饿了么对价的标杆应该是美团。”

那么,在阿里麾下,饿了么还有多大的发展空间?

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饿了么依然有发展空间,但是一方面没有预期的那么大,“另一方面周期会很长,而且还要继续投入承担亏损。”

2024,本地生活会加速洗牌吗?

虽说饿了么对阿里还有一定价值,并不代表变动绝无可能发生。近年来,随着阿里的战略变动,饿了么所承担的使命也一直有所变化。

在收购饿了么时,阿里曾在公告中给出了理由:“作为本地生活服务的最高频应用之一,外卖服务是本地生活重要的切入点。饿了么领先的外卖服务将与口碑的到店服务一起,为阿里生态拓展全新的本地生活服务领域,完成从新零售走向新消费的重要一步。”

随着阿里对新零售的重视程度有所减弱,饿了么或许需要挖掘自身更大的价值。

此外,随着吴泳铭成为阿里巴巴集团CEO兼淘天集团CEO,阿里的战略正进一步转向。

去年11月,吴泳铭首次作为阿里巴巴集团CEO参加季度财报分析师电话会,当时他便表示,对于核心业务,将保持长期专注力和高强度投入,确保产品始终紧跟用户需求去迭代进化,保持长期生命力和竞争力;对于非核心业务,则将通过多种资本化方式,尽快实现资产价值。

去年12月,吴泳铭对淘天开展了大刀阔斧的组织调整。

可以说,在如今的市场环境下,立志“求变”的阿里的确可能做出一系列重大决策,而阿里可能出现的变动,也将对市场格局产生深远影响。

虽说如今涉足本地生活的玩家众多,但拥有配送团队的并不多。张毅表示,即时物流配送团队是饿了么的护城河。根据饿了么《2022蓝骑士发展与保障报告》,2021年共有114万外卖小哥在饿了么平台获得收入。

2023年7月,有消息称,抖音已经正式组建配送团队,配送团队组织架构已于该年6月完成调整。对此,抖音相关团队负责人回应“为不实消息”。

在张毅看来,即时配送团队对抖音而言非常重要,“如果没有即时配送团队的话,就更多还是个广告商的角色。”

除了抖音可能非常渴望配送团队外,二者曾经有过互动。

2022年11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悉,饿了么与抖音此前宣布将开展的“即看、即点、即达”本地生活场景体验,近日已率先在南京落地。与此同时,“饿了么外卖”抖音小程序,日前也已在全国大部分城市开通,抖音用户可通过搜索“饿了么”等关键词找到入口。该年8月,饿了么和抖音共同宣布达成合作。

另外,抖音、快手、小红书等玩家都在发力本地生活,但本地生活依然是一块难啃的骨头,今年1月,多多买菜本地生活鸣金收兵。

在庄帅看来,从这几年的竞争(格局)来看,饿了么外卖暂时保住现有市场还是没太大问题的。

“毕竟外卖属于用户+商家+骑手的‘三边’平台业务,且都是本地化的峰值运营模式,门槛很高。抖音、快手、小红书包括微信的本地生活业务最多也就是做到店业务和部分团餐业务。”庄帅认为,上述玩家如果想做外卖业务,需要进行大规模的资金和团队投入,但也不一定能取得预期效果,“而且有饿了么和美团在,也很难取得突破性的成绩。”

张书乐则认为,现在本地生活服务整体缺少亮点,相当于将过去的电话点餐、电话预约服务转向网络,更为便捷、更容易捕获长尾,但并没有真正改变本地生活服务的生态,或许下一步依然是在生鲜电商角度切入,来扩大本地生活服务的增长点。

在战略和架构上,饿了么可能算不上阿里必不可少的业务,但在门槛高、投入周期长却又潜力无限的本地生活赛道,饿了么是阿里的重要布局,也有着一定的品牌影响力。若饿了么的归属权发生变化,对于多年没有出现巨大变动的本地生活格局而言,或会成为一个“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