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科学家们还在研究如何将多个分子马达组合起来,或者说将它们与其他分子连接起来,组成一个稍微“复杂”的机器。 在实验室里,科学家们制作了由350个原子组成的螺旋桨、2.5纳米的升降机、3纳米的剪刀,这些都可以看作是纳米机器人的雏形。 当然,人类的终极梦想是让这个机器人像宏观世界中的机器人一样完成任何复杂的操作。

这是一个极其激动人心的前景——1959年,诺贝尔奖获得者、继爱因斯坦之后最伟大的理论物理学家费曼做出了一项名为“物质底部有大量空间”的研究。 ”演讲。他预言,人类可以在最微观的空间里,以分子甚至单个原子为积木,构建物质。这有点专业,通俗点说,人类可以创造任何东西。比如,纳米机器人武装起来合适的软件和足够的巧手,才能真正“点石成金”——将碳原子一个个组织成精美的钻石,还能将蛋白质、脂肪等分子一个个组合成奶酪……

韩杰博士开玩笑说,做纳米研究的科学家“很聪明”。 这只是一个比喻,指的是他们高水平的实验操作。 然而,无论多么巧妙,由于条件所限,组装分子制造机器人的成功率相当低。 对科学家来说,好消息是未来的纳米机器人可能不需要部分组装。 一些生物分子具有自组装的特性。 例如,构成生物膜的脂质分子是一端亲水另一端疏水的两亲性分子。 它们在水溶液中自组装成双分子层微泡。 利用这种自组装特性,纳米机器人可以自行完成零件的组装。 此外,一旦纳米机器人制造成功,生物DNA也具有自我复制的特性。 如果输入相关指令,由生物分子组成的纳米机器人就可以完成自我复制,从一个变成数亿个。

一本新书的预言

英国宇宙学家马丁·利即将出版一本新书《上世纪》。 在这本书中,他预言地球在未来200年内将面临十场迫在眉睫的灾难,人类幸免的几率只有50%。 灾难之一是纳米机器人。

这不是什么新鲜事。 早在1986年,美国未来学家德雷克斯勒就在一本名为《创造的引擎》的书中预测,能够自我复制的纳米级机器人最终会失去控制。 开始疯狂地自我复制,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地球变成一团完全由纳米机器人组成的“灰色粘液”,一种像肥皂泡一样黏糊糊的物质。 即使没有发生这样的情况,纳米机器人暂时忘记停止复制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例如,在人体内工作的纳米机器人突然以比癌细胞增殖更快的速度无休止地自我复制,吞噬正常组织; 一个疯狂的做饭机器人把整个地球生物圈变成了一块巨大的奶酪……为此,一些绿色环保组织呼吁:人类应该停止研究纳米机器人。

“过去,人们担心纳米机器人的某些分子会残留在人体中,造成不可估量的伤害。有些人总是对新技术的未来充满恐惧。” 王世刚教授说。

追根究底,我们最怕的就是纳米机器人不服从人类的控制和指挥。 这取决于与生物分子结合或仅由生物分子组成的纳米机器人是否会发展出自己的智能。 如果进化论是完美的,如果人类的理性不是像达尔文说的那样是上帝赋予的,而是自然选择的结果,那么也不是没有可能:纳米机器人有DNA,可以自我复制,就像原来的地球一样。 初级生命草履虫通过分裂繁殖,既然草履虫终于可以进化成人类,那么纳米机器人会不会也进化出大脑呢?

在微观层面上,纳米机器人正在打破生物与机械的界限。 在宏观层面上,生命与机器之间的天然界限出现了裂痕:位于洛桑的瑞士理工学院教授 Henri Macallan 正在打造“人造鼠脑”,一种计算机模拟的大脑。 经过艰苦的努力,Macaran 教授创建了一个模型,可以模拟一只小老鼠大脑的一部分。 而最近,他又提出了一个更有野心的“蓝脑”计划:2008年先用啮齿类动物做实验,2011年后尝试组装猫的大脑模型,然后有可能模拟猕猴的大脑,最终希望在2015年创造出“人脑”模型。

芯片可以模拟神经元细胞的活动,机器可以获得生命,机器不会生病,不会死亡,优于人类。 总有一天,机器会统治人类,人类也会被机器驯化。 这就是《黑客帝国》书中描述的人类未来,也是哲学家迈克尔·莱姆在其《虚拟现实的形而上学》一书中提出的问题。

科幻作家阿西莫夫曾说过,“科技的发展到头来是魔法”。 每一项新技术的出现,似乎都蕴含着无限的可能性。 就连创造分子马达的费尔曼博士也表示,这项技术只是一个开始,至少还需要20、30年的时间才能达到最基本的应用。 但人类如何正确引导技术,成为很多科学家思考的问题。

未来会发生什么,下什么样的结论似乎还为时过早;

但可以肯定的是,人类的未来只能由自己决定。

最神秘、最奇特、最不可思议的东西,尽在腾讯科学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