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媒体报道香江电器董事长潘允最初提出“已拟订上市路线图”,已经过去近10年时间,距离香江电器启动上市辅导,也已经过去近6年。这一次,在资本市场注册制实施的背景下,香江电器有可能圆了那个跨越10年的IPO梦想吗? 

 

正式申报IPO七个月后,近期小家电企业香江电器更新了招股说明书,拟在深市主板上市,保荐机构为国金证券。而这距离媒体报道香江电器董事长潘允最初提出“已拟订上市路线图”,已经过去近10年时间,距离香江电器启动上市辅导,也已经过去近6年。这一次,在资本市场注册制实施的背景下,香江电器有可能圆了那个跨越10年的IPO梦想吗? 

曾两度更换辅导机构始终未能如愿上市

根据公开信息,香江电器2017年5月便开始上市辅导,但直到2022年7月才正式申报IPO,期间还两度更换保荐机构,却始终未能在上市路上实现跨越式进展。其中原因,从香江电器与东莞证券、兴业证券的终止协议来看,两次原因均系“香江电器战略发展需要”。除此之外还有哪些更深层次原因?

对此,有证券行业人士向中国家电网记者分析指出,香江电器多次更换辅导机构始终未能如愿上市,原因还包括,一方面,香江电器本身产品技术含量不高,未有核心竞争优势;其次,香江电器主营业务在海外,ODM/OEM业务为主,出口海外,自主品牌业务为辅,未能体现公司市场与产品的开发能力。

如该证券人士所言,中国家电网查询香江电器去年7月及今年2月份两次上传更新的招股说明书,上述两个涉及自身发展的问题表现较为明显。具体的,在业务收入方面,记者从招股书内容发现,自2020年以来,香江电器营收增长几乎停滞,扣非归母净利润更是逐年下滑。对此,香江电器解释主要是受原材料价格上涨、人民币兑美元升值、市场竞争加剧等因素影响。事实上,归根结底,这与其外销收入占比较大有直接关系,根据招股书,2019年-2022上半年(报告期内),香江电器外销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4.47%、96.04%、98.50%和98.63%,从这个占比看,香江电器营收来源几乎全是外销。而外销的形式,基本也都是ODM/OEM为主,具体报告期内,该企业ODM/OEM业务收入占其主营收入的比例分别达到95.43%、93.81%、93.65%和94.04%,而这部分业务的毛利率则基本在20%上下波动,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新宝股份、小熊电器、比依电器、北鼎股份、闽灿坤B)报告期内综合毛利率均值(25%-30%)。

另一方面,在技术能力上,根据招股书,报告期内,香江电器研发费用分别为3183.79万元、3302.20万元、3609.56万元、1546.77万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2.72%、2.23%、2.42%、2.64%,对比同类型小家电企业如九阳、苏泊尔、新宝股份、小熊电器近两年的研发费用分别约为3.5亿元、4.5亿元、4亿元、1亿元+,研发费用率也多在3%左右,均高于香江电器。记者还查询了香江电器目前已有的专利信息,根据企查查数据,截至2022年9月,香江电器共有专利信息259项,其中发明公布专利仅16项,其余均为外观设计、实用新型专利,对比小熊电器、新宝股份等企业各自数千项专利中,发明公布+发明授权专利多达数百条,香江电器发明专利偏少问题明显较为突出,其研发水平还有待加强。

老问题叠加新质疑,IPO存在几多不确定性

基于上述曾经制约了香江电器上市工作进程的两大问题,在如今正式申报IPO并更新招股书后,它们是否会继续阻碍香江电器的IPO进程呢?

一般而言,企业递交招股说明书后最短2个月,长则需1年后才能上市,对于香江电器,在递交招股书7个月后,如今再次更新招股书欲深市主板上市。深圳中为智研咨询有限公司研究员周旭波向记者分析表示,目前来看,香江电器依然存在的如外销收入占比过高、产品技术含量过低等问题,还是会影响资本市场对香江电器的评估,进而影响其上市进程。“因为投资者会认为,香江电器缺乏自主产品与市场开发能力,销售业绩容易被海外销售客户影响,存在潜在风险。如果海外客户暂停合作,将导致香江电器业绩快速下滑。同时产品与外部企业,而不是一线触达消费者市场,可能导致其应对市场变化的能力下降。另外,香江电器盈利能力表现不足,影响该企业持续研发投入与市场开发,进而影响其未来业绩表现,不利于整个上市。”

另值得注意的是,在自身发展存在短板之外,香江电器还存在一个让外界和投资者们质疑颇多的问题——实控人存在套现意向。更新前后的招股书均提到,香江电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潘允以及另一实控人GUANGSHE PAN(美国国籍,与潘允为父子关系)在“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持股意向及减持意向”一节中均承诺在锁定期内不减持直接或者间接持有的公司股份,但他们又表示,锁定期届满后的两年内存在适当减持公司股份的可能。对于“减持”多少,招股书中并未明确,但提到在锁定期届满后的两年内,若减持,每年减持上限为上年末持股的25%。

记者追溯查询了同类型企业如小熊电器、比依股份、新宝股份、九阳股份上市前的招股说明书,九阳股份只字未提“减持”意向,新宝股份的控股股东东菱集团(上市发行前持股比例为55.75%)严明“在锁定期满后两年内无减持意向”,小熊电器、比依股份提到了“减持”字眼,但均未使用“适当减持”这一措辞。那么,香江电器实控人潘允父子提到的“适当减持”,可能出现怎样的情况?有证券媒体对此作出测算:按照6821万股的拟发行数量以及5.757亿元的拟用募集资金投入总额计算,香江电器的发行价约为每股8.44元,以潘允父子目前直接和间接持有股份合计1.812亿股计算,父子二人当前持值可能超过15亿元,意味着单是上市头一年的减持上限就可能超过3.8亿元。

前文证券行业人士告诉记者,“适当减持”的说辞在拟IPO企业的招股书中是一种常见行为,一定程度上的减持利于企业优化股权结构,引入更先进的战略投资者,但另一方面,像香江电器这样存在“适当减持意向”的,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该企业实控人存在“套现意向”。而针对这一意向可能导致的问题,该证券人士称,长期盈利面不足的情况下,实控人存在套现意向,并不利于企业上市与发行,可能直接导致上市后“破发”的现象,损害投资者利益与企业自身形象。

新政策背景下尚有一定机会,但需谨慎对待后市

硬币的另一方面,香江电器IPO倒也并非全无利好机会。今年2月1日,中国证监会就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涉及的《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注册管理办法》等规则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这意味着,经过4年多的试点之后,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正式启动。全面注册制之后,企业发行上市条件将更加包容。

以香江电器拟上市的深市主板为例,旧版核准制下的深市主板发行上市条件中的主要财务指标,包括最近3个会计年度净利润均为正数且净利润累计超过3000万元;最近3个会计年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累计超过5000万元,或最近3个会计年度营业收入累计超过3亿元;最近一期末无形资产占净资产的比例不高于20%;最近一期末不存在未弥补亏损等等。而据沪深交易所的《股票上市规则》征求意见稿,主板IPO发行条件中取消了现行关于不存在未弥补亏损、无形资产占比限制等方面的要求,并提供了三套上市财务标准。实施注册制后的主板IPO的企业,满足三套财务标准中的其中一项便有上市可能。

“证券市场注册制实行后,是有利于香江电器IPO进程的”,周旭波向记者分析表示,未来注册制模式下,香江电器的发行上市流程明显简化,一定程度上有利于其IPO发行成功。不过这也并不意味着企业可以任性上市,对于香江电器,在迈向资本市场路上,整体而言有机遇也存在危机。如能IPO成功,未来香江电器还需要更多开发自有品牌,改变代工业务结构,提高研发能力与水平,满足市场需求,将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

事实上,不只是香江电器,纵观近两年小家电企业资本市场变动,从比依电器的IPO成功闯关,到博菱电器、德尔玛等企业一波三折的IPO进程,越来越多的小家电代工企业开始通过IPO寻求新的发展空间。而翻看这些企业招股书不难发现类似问题特征:技术研发能力欠缺、营收高度依赖代工业务和海外市场/大客户、自主品牌仍处于“起步阶段”或业绩表现较差。“正因为存在这些发展问题,在当下行业竞争激烈且充满诸多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这些企业的竞争力不断下降,转型成为迫在眉睫之事”,前文证券行业人士向记者分析称。而他们转型的其中之一路径,便是寻求IPO来快速在资本市场找到自己的融资支持。

不过,需要明确的是,上市并不等于“上岸”,已经成功迈入资本市场的如比依电器,至今仍被指核心竞争力不足,其去年前三季度营收也处于同比下滑状态。“注册制实施一定程度上利好于一些相关企业上市,但注册制也是高度市场化的产物,未来的资本市场或更倾向于头部企业或者流动性强的上市公司,对缺乏流动性、缺乏业绩支撑的上市企业,可能会存在边缘化的风险”,该证券人士称。对于如香江电器类以代工为主的小家电企业,欲通过资本市场资金解渴无可厚非,但关键还在于如何借力资本市场“东风”“内功,构建并加固自身发展的“护城河”,才是可持续之道。